首 页 艺术简历 艺术年表 艺术荣誉 艺术展示 艺术资讯 艺术随笔 艺术相册 艺术著录
陈树东艺术
您的位置:>首页 -> 艺术资讯 -> 艺术评论
郭兴华:我觉得陈树东的展览给我们美术界带来了很多的启发
2014-5-13



    我首先说一下今天研讨会的感触,我们以往搞展览、对于主题性绘画、对于艺术性绘画的探讨没有这么深入,可能画比较多,大家总是从宏观上说一些问题,但是今天具体到某一个画家身上、具体到某一幅画上,大家都谈的特别深入,我自己感受非常深。我自己最大的感触,我觉得陈树东的展览给我们美术界带来了很多的启发,陈树东可以说是我们军队中青年画家里面骨干力量典型的代表。
    第一个启发,因为我们全军的各大创作室,还有一些业余的创作员,多少年如一日的都在做历史画的创作,或者军事题材的创作,但是大家都觉得面貌稍微平了一点,而陈树东他是一个勤于思考的人,而且我们给他曾经做过一个深入的专访,所以我们知道他思考了很多问题,因此他才有现在自己相对比较强烈的个性语言在里面。还有一个启发,我得强调关于他的身份问题,他是一个具有非常毅力的这么一个画家,他一直在部队生长、了解部队,但是他能够作为一个艺术家,就像西方的宗教一样,把这种深刻的思考和军事题材、历史题材融为一体,给我一个很大的启发。刚才很多专家都讲到了,西方的绘画之所以这么辉煌,是有它的精神性的支撑的。如果没有这种精神性的支撑,它就会变得苍白无力。
    但是作为一个艺术家,如果你缺少了精神层面的支撑,你画任何东西都是苍白的,第一,它不会感动别人,因为它首先没有感动你自己,所以我觉得作为一个军旅画家,能有这种精神,能融入到自己的艺术创作当中,一直在寻找一种语言、一种符号,一直在寻找着怎么样在军事题材上有所突破,我觉得这一点是我们很多军旅美术家应该去有所启发的。其实我们军事题材创作也好,还是历史题材创作也好,从建国以后我们陆续一批一批地出过很多优秀的作品,包括詹建俊先生的《狼牙山五壮士》,很多作品留给我们很深的印象,第一那个年代的人对历史的那种回顾,那种感情和现在的人是不同的,那么这个身份问题,我们看到陈树东是60年代以后出生的人,刚才丁宁老师也谈到了,你跟八九十年代的人去谈历史、去谈文化大革命的时候,他们没有概念的。为什么我们今天去看像陈逸飞《占领总统府》那样的作品,为什么让人那样感动,是他融入了他对历史的感情、或者说这种经历是深刻的,和他的绘画和艺术创作完全的融合在一起。到了六七十年代的这些人,赶上文化大革命的尾巴,可能对一些事情也是懵懂的,他对历史的看法,就像我们有的专家说的,所有的历史都是当代史。我们现在再去画历史创作,它永远带着我们当代人对历史的一种理解,这种痕迹是抹不掉的。所以他把自己的这种语言符号,然后变成了自己的一种理解,其实我对《百万雄师过大江》做一个深层的分析,其实不仅仅在语言上,它对历史的符号化带有主观和客观,主观上对历史的认识,客观上反映了一段历史。没有人哪个人起到了主导性的作用,也许就是一个群体的力量,在他的作品上找到了一种艺术形式,找到一种符号,把一种艺术形式表现成一段历史,当我们去反映一个战争的时候,也许这个战争我们牺牲了几十万人,我们可能永远记不起来这几十万人当中的几十个战士,甚至都没有留下什么,但是这个事件给我们当代人留下深刻的印象,所以他以当代人的这种视角去看待历史,我觉得对历史画的创作是一个非常大的启发作用。因为我们不可以和詹先生那个年代人的去比较,因为不是一个年代的人,对历史的认识不同。我们还有全国很多的,对于军事题材也好、对于历史题材也好,可能有一个很大的群体。比如说陈坚老师他画历史画,他就要还原历史,要找到道具,要分析当时的情景是什么,我们应该还原历史一个真实。当然他也进行了加工,对某一个小的物件也进行的考证,当然那也是一种精神,也是一种创作方式。今天作为陈树东的这种方式,把他定义为这种历史性,我觉得这是一个新的启发。也许对于60年代、70年代,甚至再往下,80年代、90年代这样的创作的话,会有一个更大的启发,给我们一个新的可能,起码这种可能也许还能继续延续。
    接下来还要谈关于艺术本体的问题。刚才我们讨论了很多,关于陈树东这个画家,我们说一个好的艺术作品,或者一个好的艺术家,首先要具有两个元素,第一是个性,第二是品质。那么这个个性就是他的语言符号,他所表达出来和传达出来的这种信息带有强烈的个人性、个性化,当然他具备了这种素质,当然很多专家提出了很多的期望,作为每个艺术家来讲,其实这种希望都是在我们心里装的,我们都是希望成为一个个性极其鲜明都是品质极其高雅的特征,可以看出我们很多艺术家对陈树东的期待,我们全军也觉得陈树东是一个非常优秀的画家,他具备这样的品质,而且他还特别刻苦。那么说到艺术语言、艺术本体呢,我觉得从他的作品得到这样一个启发,关于中国油画本土化的一个概念,当然关于东西方文化对比碰撞,我们现在已经趋于理智,我们经过改革开放30年的发展,到二十一世纪又过去了十几年,我相信在美术界也好、还是学术界也好,都有了理性的思考。关于中西融合的问题,我们不再去讨论了,到底中为主、还是西为主,还是中西合璧,还是以中改造西,已经不是问题了,但是我们从他的作品里面看到了什么?首先通过展览的整体的面貌,看到了他很多探索的路径,就像刚才一位老师说的看到他的画面当中有什么什么痕迹,这就是他的刻苦所在,通过他的展览展示了他的艺术所走过的路程,对于东方也好、对于西方也好,对于某一个画家的模式也好,他都做了不同程度的涉足。我们从技法本身来讲是很重要的,对一个画家来说是很重要的,他必须要从别人先进的经验里面摄取到自己所需要的营养。但是作为语言本身,如果你把语言变成了纯粹的语言,那这个语言就苍白了。那么语言背后我们应该承载的是什么,如果不承载任何东西,它就是哗众取宠,再美的语言也是哗众取宠,但是在语言的背后承载的是一种精神、是一种素质、是一种学问。所以我觉得最大的启发,我在他的作品里面看到了中国的写意性的形象,我们毕竟是中国人,我们骨子里面都有中国的文化元素在里面,我们所受的教育、我们看过的书,以及接触朋友之间的交往,全是国学的一些元素,无形当中影响着我们的生活和艺术创作。那么关于中西结合,当然油画是一个外来的品种,我们看看中国油画史很清晰地看到这样一个历程,刚开始我们学习了别人的一个语言,首先第一批,国家博物馆、还是军事博物馆收藏的那些作品,很多画家不会画油画,我们当年叫做土油画,因为油画带有色彩性、表现性很强,但是我们今天看着也很好,也许仅仅靠一种技法,一直到后来我们深入到西方的美术史,包括当代艺术我们演绎了西方美术史几百年的历史,我们开始理性和冷静了,开始不那么冲动了,所以这样的状况下,陈树东所表现出来的一种东西,他很冷静地融合了中西方的这样一种思潮,我的建议还要继续深化下去,中国画也好、油画也好,永远所呈现出来的是一种笔墨、或者一种笔触语言,但是这种语言如果不承载大道,它就是雕虫小技,如果承载了一种思想、一种大道,那么它就是一种艺术的升华。所以我觉得每一个笔触背后,或者每一个故事的背后,每一张作品的背后,都会承载着画家主客观融合的痕迹。当然了,中国的艺术,我们作为中国画研究来看,现在研究的还不够,绘画界可能仅仅到了画论这个层面,但是中国的艺术精神到底是什么,应该是国学。应该要包含着诸子百家,要包含着《易经》的很多的经典思想,因为那是中国五六千年的文化经典的结合,我们就事论事,就画论画,我们应该更深层次的研究中国国学真正的内涵是什么,那也许就是支撑我们绘画的语言。我不能说中国油画的发展,把它融入中国精神,或者本土化,我们要走中国文化中西融合的一种道路,但是它起码是一个有效的途径之一。因为当你离开了你的精神,比如说我们看文艺复兴时期的那些作品,为什么那么伟大,为什么我们这么多年还是感到它神圣,因为支撑它的就是一种精神,不管是把人神话也好,还是神人化也好,首先支撑作者的是一种很强烈的宗教精神,中国油画如果失掉这些东西,再失掉中国本土的哲学和文化,那么支撑我们的又是什么呢,你最后留给历史的绝对是苍白的,你的语言技巧再发达,你的语言技巧再华丽,它永远是苍白的。当然中国油画有发展的很多种可能,每一个艺术家有自己不同的切入点,他的阅历、生活的经历、创作的喜好,种种种种原因会起到各种各方面的因素,所以这是我觉得在陈树东画展里面所看到的。
    刚才也有专家提出来,你的主题创作和平时的风景画创作还是有差别的,这是我们军队的好多画家共同存在的问题,主题创作的时候是一种语言,当他回归到自己的绘画的时候是另外一种语言,实际上这就说明了主题性创作是一个很高的难度。因为我们任何艺术创作都带有主观和客观融合的问题,那么是主观多一些还是客观多一些呢,但是主观为主还是客观为主呢,主观上有些问题,主题性绘画的东西是不可改变的,那时是不是有很多框子在框住你,这个时候你要讲创作主题,首先是一张艺术作品,然后才是它的叙事性,这是有很高的难度了,同时在画家的创作过程当中他的思维会受到很大限制,但是我觉得陈树东选择了一个点,《百万雄师过大江》也好,还是《进城》也好,大家都印象很深刻,他找到一个契合点,还有运用他的语言符号,还有所表达的主题性创作的作品思想,很巧妙的达到了一个融合。其实下一步还需要您对自己的作品,无论是生活的一个小场景,或者说你偶然的做了个梦,或者你的写生,无论是农家小院,还是任何建筑物,都要把它贯穿起来,也许就是你下一步要深入思考的事情,如果我们把语言技巧化了,它永远是苍白的,如果我们把它深入化了,如果映射到大道的时候,可能它是无所不言。
郭兴华(《解放军美术书法》杂志执行主编、解放军美术书法研究院学术研究部主任)
[上一篇] 杨 卫:它跟我看的其他展览有很.. [下一篇]许向群:观看岁月回响陈树东油画..
 
相关栏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