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艺术简历 艺术年表 艺术荣誉 艺术展示 艺术资讯 艺术随笔 艺术相册 艺术著录
陈树东艺术
您的位置:>首页 -> 艺术资讯 -> 艺术评论
徐 虹:陈树东非常有感觉的把握住了中国历史情境中的广阔与激昂

2014-5-13


     看了展览之后我想到一个问题,是关于中国艺术家画历史画的问题,我们现在的历史画创作,实际上参考的是西方古典主义的经典模式,这种带有情节性的叙事模式不是中国传统的。以西方的经典模式来画我们的历史,必须解决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西方的历史画中的人物形象资源有两个非常重要的来源,一是基督教传说,一是希腊神话,是上帝和众神的资源。而上帝在传说中是按照自己的形象形构人,所以人有一半为神的形象。历史画中半人半神的英雄形象,体现了英雄创造历史的观念。西方历史画体现的是永恒和宏伟的气势,往往是悲剧性的,追求一种高贵的气象。可以看普桑的历史画,画面人物形象端庄,神情凝重,画面结构严谨,这种趣味来自希腊古典艺术传统静穆和单纯。以这种传统表现20世纪的中国现实,未必合适。所以西方人认为历史画是所有绘画种类的中的最高成就,就是上述有关人与宗教和上帝的关系,与人类处境的道德判断等价值体系有关。第二,我们没有办法将西方对上帝的想象,对遥远的空间的追慕注入到以革命群众为主体的历史画里。建国以来的代表性历史画中,历史情境人物形象都要符合党的政策,人的形象要体现政治概念。而学习、搬运苏联艺术的结果,又使一些英雄人物失去了中国人的气质。即使说我们按照革命的浪漫主义和革命的现实主义相结合的思路塑造人物,画中人物也带有浓厚的戏剧舞台上角色的夸张意味。实际是,如果到意大利的美术馆看看20世纪学院派作品,就知道同样歌颂帝王,同样歌颂战争的历史,我们的历史画缺少那样气势磅礴的场景,也没有塑造出那种具有神性的高大而又精致的人物。儒家传统不谈乱力怪神而且“未知生,焉知死”,传统文人关注世俗生活中的得失,感叹生命易逝,静观山林泉石水光月色,玩味春兰秋菊醇酒清茶……那是从世俗生活中提炼高雅情怀的人,他们创造的诗文艺术在情调上确实与革命群众运动格格不入。
   陈树东非常有感觉的把握住了中国历史情境中的广阔与激昂,实际上这与意大利画派一脉的表现性传统相关。我从他的画想起文艺复兴早期的马萨乔,他首次将风景加入结构,借助风景来扩大画面空间范围、使景色具有壮丽、概括和真实的性质。同时还开始强调明暗对比,如他的那幅以色列人出埃及的画,在暗重的大背景前一群人被光照亮,有一种废墟旷野中芸芸众生不甘命运而抗争的意象。还可从伦勃朗的暗重背景与光,特纳用光的象征性来看艺术家用气氛传递感情的传统。这种画法使得伦勃朗赋予残缺不完整的人性以神性,从人性里找神性,从日常生活里找神性,而不是勾勒一个虚假的、概念的神性,他画的普通有缺陷的人同样具有那种高贵气质。特纳的历史风景中有人物,但并不是具体描述每一人物的个性和面貌,而是表达人在历史过程中的处境,这种处境往往通过一种气氛、一些特殊光影和云霞表达出来,这些历史风景有戏剧舞台效果,但巧妙地传导出人的历史命运的主题,历史也是一出波澜壮阔的舞台剧。看陈树东作品让我想起历史和人的关系,从光影和风景,人和命运这样一些视角介入,也能够体现画的历史价值,陈树东从这些传统中吸取创作资源是值得的。他的历史画构思,反映着个人对历史事件的思考。他的历史想象是建立在自我意象之上,而不是按照已定的框架做“装修工”。
   陈树东是部队画家,他对共和国的历史持正面的态度。他的《百万雄师过大江》效果宏伟,画面大量采用直线结构,表现一种排山倒海的英雄主义气势。画面酣场痛快而又沉重,通过厚涂的肌理变化获得斑驳色彩凝重的效果,又有粗犷的苦涩味。这表明他对战争的态度和看法是多层面多角度的,他的作品让人难以忘怀,并不仅仅是势如破竹的所向披靡,还有浓厚的悲壮意味,在胜利的欢歌中还渗透着汗水和眼泪。
   处于具体历史环境中的人们,对历史的理解和感受,原也无法一根直线式展开,而是通过自己的心灵和身体来感受历史,叙述和表现历史。林风眠认为50年代国内那批历史画,只是一种政策的说明和事实的再现,没有在绘画性方面有所创树,也就是这样的历史画缺少有身临其境的表现性,没有艺术感染力。而陈树东的作品在生命激情和表现形式之间,取得了较好的平衡。他关注的中心是社会变革的情境,但他对社会的认识和表现出自视觉艺术家的心灵。因此,他的作品虽然与历史背景有所联系,但不是事件的说明,而是艺术家历史沉思中泛起的激情波澜。他没有像他所喜欢的德国艺术家基弗那样,有理性的清晰认识,在形式上更彻底的个性化,他的许多作品也应当属于历史风景画,他对历史的叙述就是一种精神性的个人态度,而非就事论事,他的主观意象在形式上表现极其强烈,其中当然包含着他对德国二次大战的反思和情感上的纠结。或许这也是中国历史画的特色,但中国画家还是能够找到自己的艺术语言。我们有回顾历史的方法,有“写意”的传统,这个“意”包含更广阔的感情内涵,有“疏离感”的,对现实的质疑和对自己处境的自嘲。中国文人很少站在道德高处俯瞰人生,更多与现实保持“距离”来揭示现实的无情。“疏离感”使他在险峻的社会浊流中洁身自好,保留个人的“风骨”。但今天的中国历史画家又如何运用这种“疏离”的传统精髓?陈树东用特殊的情感气氛表现历史,使观众通过气氛的感染而联想历史的进程和历史中的人,由此导向历史判断。是一种既保持现实距离,又体现“风骨”的路径。在绘画中,气氛的表现来自并引向人的感情。人们通过画家有力的笔触和特殊的色彩光影处理,丰富的肌理层次表现,感受历史的重量。

徐  虹(著名美术理论家、中国美术馆研究员)  

[上一篇]郑 工:能够把这种关系处理的那.. [下一篇]殷双喜:他的画能一下子被记住
 
相关栏目
-->